文學體裁具有穩固性

這就是說,每一種文學體裁一旦形成並被約定俗成地加以運用,它就以一定的形式規範和基本原則被固定和繼承下來,其中的核心元素會在它衰亡之前一直被保存。誠如米·巴赫金所指出的:“文學體裁就其本質來說,反映著較為穩定的、’經久不衰’的文學發展傾向。”在文學的歷史發展中,這種基本的形式規範和核心元素是體裁存在的根據,也是體裁穩固性的證明。無論時光怎麼流轉,無論生活怎樣變換,無論文學和作家如何假走馬燈一樣,只要文學中還存在某種體裁的核心因素,我們就可以說,這種體裁仍然穩固地延續了下來。

體裁的形式規範和核心元素具體表現為對作品內容構成、篇章結構、語言形式等的特殊要求。如詩的核心因素是分行排列性、音樂性、結構跳躍性等,戲劇的核心因素是舞台性、衝突性和台詞化等,散文的核心因素是結構的自由性、敘事抒情的私我性與真摯性等,小說的核心因案是虛構的敘事性與情節性等。小說發展到20世紀,有一個從重情節到不重情節的歷史階段,如《喧嘩與騷動》這類意識流作品就是不重情節的;但作為小說,它們仍然是虛構的敘事性作品,也有人物和情節,只是從先前的有清晰完整情節走向了表面上的情節碎片化。托多洛夫亦指出:“歌曲因語音特徵而不同於詩;十四行詩在音位學上有別於敘事詩;悲劇團主題原因而與喜劇相對立;懸念故事在情節安排上不同於傳統的偵探小說:最後,自傳區別於小說,這是因為作者意欲講述事實,而不是進行虛構。”

2016-09-27T09:49:47+00:00 September 28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