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百年來,對世界各地不同宗教傳統的比較研究已不再是人類學家和社會學家的一項重要任務,但也是哲學家、病因學家、神學家和歷史學家的一項緊迫任務。 現在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我們已經進入一個世界上所有宗教,無論大小,都與其他不同宗教傳統相互作用的時代。 在今天的心目中,宗教世界不再是一個由不同宗教組成的自由組織的結構,而是一個具有多個框架的統一機構。 當然,正如不同宗教傳統的相互依存和共存一樣,宗教衝突和鬥爭繼續存在,有時甚至比過去更加激烈。 在我們即將進入西元后的第三個千年之際,尋求不同宗教制度之間和平共處和互補的有效途徑已成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人類繁榮和人類生存本身的必要條件。

一宗教比較研究的準確性

對宗教進行比較研究是必要的,因為宗教世界本身存在著差異和相互依存關係;這是因為人類表達其宗教理想的方式多種多樣。 對現實世界以及未來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從表面上看,這些觀點是不同的,但許多學者堅信,在這些看似不同的願景下,對世界、生命和未來的相似願景是隱藏的。 這些類似的觀點為對宗教進行比較研究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根據對人類宗教性質持積極態度的理念,以及河流的滴落,不同的宗教表現形式可以合併為一個單一的複雜體;每一個特定的宗教都是這個複雜體的一個組成部分,並對其發展作出自己的特殊貢獻。 這一哲學認為,所有種族、民族和人民都有共同的基本宗教結構,儘管他們表達了不同的宗教理想,但他們追求共同或至少是類似的精神目標。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探討了對世界不同宗教進行比較研究的可能性,世界各宗教的團結在不久的將來即將成為現實。

其他一些學者對此有相當不同的看法。 對他們來說,宗教基本上是相互矛盾的,而不是一致的。 不僅缺乏不同宗教之間互動的空間,而且更難以相互補充。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對宗教比較研究持消極態度:宗教價值觀是主觀的,不可能判斷不同的宗教觀點,因為在宗教領域,沒有法律將普遍同意作為科學領域的規則強加於人。 在經驗哲學的影響下,一些學者認為,比較宗教研究只能在人類學和社會學研究領域產生成果,而哲學和宗教研究領域沒有任何利潤。 前者是描述性主題,後者是規範性主題。 作為描述性課題,對宗教的社會學和人類學研究肯定會增加我們對世界不同文化和傳統的瞭解;然而,對宗教的規範性研究除了增加混亂和混亂之外,沒有產生任何新的知識。 他們認為,世界宗教和諧不能通過 「哲學想像力」 創造,而只能通過我們對各種宗教本身的看法來創造。 差異是人類宗教信仰的實質,因此不可能試圖和諧共處或團結不同宗教。

簡而言之,雖然這兩個不同的觀點在宗教比較研究的可能性方面取得了自己獨特的發展,但它們實際上只講真理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一方面,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說服我們,人類宗教信仰的多樣性本身使我們無法對具有不同宗教觀點的不同宗教信仰進行比較研究。 對宗教進行比較研究不僅在社會學和人類學領域, 而且在哲學, 倫理學和宗教研究領域也是可能的. 雖然人類大多數宗教的形式確實具有明顯的排斥性特徵,但這一趨勢不應被用作無視其他宗教的藉口,也不應作為不要求對不同宗教之間的差異和相似性進行比較研究的基礎。 當代世界的相互作用已經打破了柵欄之間豎立不同的傳統,各種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