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申請論文

我在看大學論文的另一面。這不是招生官看到的一面,而是學生寫的一面,他們寫什麼,他們怎麼說。我們經常看到關於如何寫大學論文的指導方針。比如以第一人稱說話,讓它更有創意,以抓東西開始,以有力結束,談論你,然後用100到500個單詞來完成。

諮詢師、顧問和英語老師在他們的幼年時期,也就是思想醞釀的艱難階段,閱讀他們的書。我所看到和讀到的比應用程序上的最終版本更真實。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17歲的孩子在學校裡被教導如何用第三人稱寫作,關於另一件事,很少關於他們自己。所以,首先要克服青少年的不安全感,要謙虛,但要自誇,要聽起來自信,還要用體面的英語做到這一切。我忽視了流行的俚語和即時通訊語言,並與學生們一起研究我發現他們身上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他們都有這種魅力。對一些人來說,這只是他們衣櫃的樣子,對另一些人來說,這是他們在家庭聚餐時坐在一起的個人經歷。好消息是,這些學生願意和我這樣的人敞開心扉,因為我知道我不會評價、評判、評分,也不會接受或否定他們。這是一種值得尊敬和信任的關係。我想我所看到的就是許多招生人員想要看到的——可以說是粗略的削減。毫無疑問,一旦學生的作文經過多次修改、編輯和潤色,它們就會呈現出一種更加正式的新面貌。大學正試圖正確地看待學生。

例如,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正試圖通過提出諸如“描述你曾經遇到過的挫折或倫理困境”之類的倫理困境問題,讓學生“跳出框框”思考。你是怎麼解決的?結果對你有什麼影響?如果將來發生類似的事情,你會怎麼做?塔夫茨大學正在採用一種更加科學的方法來處理學生的論文和申請,他們聘請了一位心理學家擔任評估工作。塔夫茨大學的官員希望更好地確定未來的領導者,並預測大學成績。

所以,甚至在期末論文提交之前,我就被初稿深深打動了——他們的主題、寫作質量、決心,當然還有學生寫作的不成熟。我很感激我看到了第一稿。這是真實的、真實的,顯然也是大學想要的。

2019-01-10T12:13:04+00:00January 25th, 2019|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