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启动管理改革之后,就应当以招生改革为核心吗?

对现有高考制度的问题进行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高考招生制度急需改革的主要领域是:行政包揽、计划体制、集中录取。如果不对这几个方面进行改革,其他方面的所谓改革都是不会有多大效果的躁动。

在启动管理改革之后,就应当以招生改革为核心,要让高校成为招生主体负起责任。作为决定考生命运的最终“去向”和“出口”,招生模式比考试模式更为关键和重要,甚至可以说,招生决定着考试。在高校获得招生自主权、专业组织获得评价自主权之后再启动考试改革,这一次序不能任意逾越。高校成为招生主体后用什么机制来保障权力运行公平公正?一要靠程序设计得专业,每个学校要在招生章程里明确招生程序和各种标准,尽可能排除一切非专业的干扰,二是公开,学生通过什么途径进来的、各项考试和测试的成绩以及所有不涉及隐私的信息都要公开,于是明确责权边界,学校内部的招生要明确学科到学院再到学校层级的招生权限和责任,建立内部相互监督制约机制;四是建立常规的外部监督,包括建立政府对高校招生的监督问责和招生违规举报查处制度,保障家长和考生的监督权行使。

2018-03-29T09:59:02+00:00February 5th, 2018|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