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時度勢、確立坐標

在當今中國,“科學的時代”尚未真正到來,這對國人來說應該是個常識性的問題。但學術界由於受後現代主義等當代西方人文土義的反科技思潮的影響,又掀起般反對“科學主義”和“科技主義”,呼喚人文精神的浪潮。其理由是因為科技的飛速發展給人類的生存環境造成了許多的災害,如空氣污染、水污染、全球氣候變暖等問題部因為科技的發展所致:客觀地講,這種聲浪既有積極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積極的一向是提醒人們注意,科技並非萬能,對它的不恰當的運用可能給人類帶來了負面的影響;安注意“科學主義”和“科技主義”的侗失和不良後果,特別是要以西方社會為前車之鑑。消極的一面是在這些聲浪小也包含著對科學精神的極大誤解,即錯誤地將科學精神等同於科學主義和功利主義,然後同人文精神對立起來。顯然,這與我國大力發展科學拉術,推進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氣氛是格格不入的。後現代主義的觀點和當代西方流行的各種反科技思潮,是根本不切合中國的現實和國情的,被稱為“後現代”的發達國家的國情與我們的國情差別實在是太大。首先是他們已經實現了現代化,而且早就享受到了現代化的各種優越條件;二是科學技術的水平在他們那裡已經相當發達,他們那裡的確存在著“科學主義”或“科技主義”膨脹的嫌疑,於是有人一面享受著現代高科技帶來的物質文明,一面又毫無顧及地、不加分析地在全球範圍內批評科學技術,揭露科學技術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而我們的一些學者,又不加分析地在中國大肆渲染。我們應該根據我國的國情正確對待上述觀點。目前小國面臨的科學校術和生產狀況,還根本沒有資格談“科學主義”和“科技主義”,我們前工業革命的任務都尚未完成,還根本沒有進入後現代主義的時代。相反,我們所面臨的現實問題是中國的生產力還不發達,經濟文化發展還很不平衡,邊遠山區、革命名區還沒有完全脫離刀耕火種;我們的科學技術還遠不能適應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在這種現實背景下,某些學者並未對中國的現狀作深入的研究,便拿西方人的觀點在中國反對“科技主義”,這不能不說是走進了認識論上的盲區。

2016-03-20T15:11:20+01:00March 29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