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需要自由教育

自由教育起源於古希臘。當時的自由教育主要是為了鞏固理想的社會秩序,所以,自由教育是為有閑暇時間的人和社會統治者即“哲學王”設計的。“柏拉圖的全部教育體系歸宿於這種‘哲學王’……因為他們是根據來自理念世界的普遍、絕對真理來治理同家的;這樣的國家將是萬世一系的,因為‘善’的觀念是永恆不變的。”關於古代的自由教育為貴族統治服務這一事實,永恆主義並不否認,然而,這絲毫不妨礙白內教育為現代的所謂民主社會服務,而且,所謂民主社會對白由教育不僅是需要的,而且是可能的。
永恆主義認為,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特征是科學、技術的發展,但這並沒有改變人性以及人的生活的基本特征,所以,自由教育沒有過時。相反,在現代民主社會裡,每個人都是統治者,這是民主的稻髓,所以民主社會更需要自由教育。如果說自內教育在古代是統治者應該受的一種教育的話,那麼,民主社會的每個公民都有選舉權,都是統治者,所以民主社會的每個公民都應該接受自由教育。
至於古代的自由教育的另一類對象即閑暇者,永恆主義認為,工業的發展為社會成員提供了很多閑暇的時間。對於美國人來說,問題不在於有沒有閑暇時間,而是如何理智地打發掉過多的閑暇時間。永恆主義認為,就閑暇這一點來講,美國當時的社會不僅為所有的人接受自由教育提供了可能性,而且還提出了必要性,因為公民不能理智地利用閑暇時間是危險的,它將導致道德的衰敗、社會的退化。

2016-12-19T17:56:41+00:00December 23rd,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