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始終保持著複調式多聲部的特徵

不同於我國歷史廣用某一種欽定意識形態來代替、取消或橫掃其他理論範式或話語的唯一論模式.對話主義的基點在於肯定、承認當代各不同範式話語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正因為每一話語具有自身切人文學或理解文學的獨特角度成框架.因而它才具有深入理解對象、把握對象的部分真理性和片面深刻性。取消了此理論的獨特視角,也就取消了它藉以方足的根基.實際上也就取消了對話。托多洛夫在談到文學批評時特別強調了這一點:“批評是對話,是關係平等的作家與批評家兩種聲音的相月。公開承認這一點是很有益處的,不過,許多流派的批評家在拒絕承認對話批評上不謀而合。教條批評家、’印象主義’評論家以及主觀主義的信徒們都只讓人聽到一種聲音即他們自己的聲音,而歷史批評家又只讓人聽到作家本人的聲音,根本看不到批評家自己的影子,’內在論’批評中的認同批評把與作家融為一體直至以作家的名義講話奉為理想而結構主義又以客觀描述作品為金科玉律。殊不知,這樣禁止與作品對話,拒絕評判作品所闡述的真理無異於削弱了作品的主旨所在:探索真理。”在這裡、對話主義的基本精神表現為兩種聲音的“相匯”,而不是一種聲音的“獨白”,是相互平等的對話,交流,而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

2016-09-14T10:56:59+00:00September 19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