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明的個性特徵

任何事物都是特殊性和普通性的統一,因而任何藝術形像也都是個性和共性的統一。但是,就一股藝術形象而言,個性不一定鮮明突出,特殊性不一定強烈顯著。文學典型較之普通藝術形象,具有鮮明突出的個性特徵,是獨一無二的“這一個”,不僅能明顯地將其所屬的“類”與其他’類’區別開來,而且能將所屬“類”今的“這一個”與“那—個”區別開來;因此,文學典型是一個獨具個性特徵的感性存在。就人物的典型形象來說,“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氣質,人有其形狀,人有其聲口”各不相類:即使某些大致相類的人物個性,這一個與那一個也區分得清清楚楚。金聖嘆說:《水滸傳》只是寫人粗鹵處,便有許多寫法:如魯達祖鹵是性急,史進粗魯是少年任氣,李適粗鹵是蠻,武松粗鹵是豪傑不受因勒,阮小七粗鹵是憤無處說,焦婷粗魯是氣質不好。 ”這裡提到的《水滸傳》人物雖然並非個個都是典型,但就粗鹵中的差異而言,則是他們個性相互區別的特徵。王朝聞在其《論鳳姐》一書中,對王熙風和薛寶釵這兩個人物的個性差異及其由之而顯示的特徵作過十分精彩的分析。他說:“寶釵和鳳姐作為社會的老鴰,她倆都是地主、官僚家庭出身,都慣於打擊別人抬高自己,其道德品質的階級性帶普遍性,所以說她倆“一股黑。”“但一般黑的說法並不抹煞她倆黑的差別。”“面對已經不穩的地主階級統治,一個偏重於給自己在’樹倒猢猻散’的未來留一地公一個偏重於改良那進的少出的多的現狀。對待個人的社會地位,一個是力圖避免跌落卞來;一個是力圖爬了上去。論作風,一個近似’人來瘋’,處處爭風頭;一個避免到處引人注目,讓人家授不透自己的底兒。

2016-09-01T10:29:33+00:00September 10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