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需要更多的教育吗?

当我们谈论知识社会时,另一个需要解决的关键方面是我们对教育的倾斜强调,而教育并不是知识社会的唯一方面。

一个正规的教育系统,有相应的学位

个人获得的分数以及与同龄人的分数比较是我们用来确定个人或群体知识水平的唯一参数。世界上已经一再证明,最成功的企业或最创新的项目和社会上最重大的进步不是由受过教育的个人设想出来的。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根据我们的参数,他们受到的教育最少。

迪路拜•安巴尼(Dhirubhai Ambani)和拉克希米•米塔尔(Laxmi Mittal)就是这样的例子:要建立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你不需要受过高等教育。在全球范围内,类似的例子还有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米歇尔•戴尔(Michell Dell)、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等辍学者,但他们在各自领域都引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定义知识的参数。这并不是说教育不重要。我们都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但同样重要的是,了解有助于知识社会的所有其他方面,并找到培养这些方面的方法,并对学习和教育有更广阔的视野。

卡拉姆在他的书中提出了一些很好的观点

点燃了他的思想,他说,知识不是教育。虽然教育是非常重要的知识也是关于信息的,它是关于智慧的,关于真实世界的经验和技能的。这也关系到我们对文化遗产和历史的认识,而这些遗产和历史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尚未被发掘。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利用所有这些知识资源,建立一个过程,使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知识社会,而不仅仅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个人群体。

2018-10-09T11:00:23+00:00October 9th, 2018|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