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人本值

以需要为中介,教育的供需双方平等交互,一方面激发社会的教育资源供给增长到足够丰富,另一方面给受教育的人提供了多样性选择,由此创造了增加教育人本值的条件。

当教育的供方是一个个在相互独立范围内权力有限的学校时,受教育者选择的可实现性较高,当教育的供方是一组学校集团,或者由政府将所有学校组织成一体的时候,所能提供助教育就是单一的,与人的先天多样性难以相符,也让每一个个体变得更加势单力薄,从而降低了人们对教育的可选择性,也会降低教育的人本值。

教育资源的短缺在一定程度上必然形成社会的人身依附关系,有人身依附就不可能平等,于是教育资源短缺必然影响到社会的人际关系乃至社会的类型,宏观上构成一个等级性的杜会。这样的社会又反过来复制分为三六九等的教育,培养有等级观念的人,继续办人本位较低的教育。

教育本身是一项专业工作,在一个非专业化的社会里,教育的地位不会提高到与教育价值相符合的位置,教育的专业特性也不会得到相应的尊重,教育的公平、效率和教育的秩序都难以达到良好状态,教育的人本值也难以提高。只有在多元主体提供丰富多样的教育,各方遵守规范而非接受管控,形成适度竞争供教育当事人自主判断选择时,才能具备提高教育人本值的基础条件。

2017-12-07T13:50:58+00:00December 11th, 2017|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