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师是如何教育的?

由于教案中安排得很仔细,实质上整堂课都是由教师来安排了。教师越是安排得细致,学生在课堂上随机应变积极主动参与的机会越少,更不要说学生越过教师教学计划之外的创造思维能在教学中获得表现的机会。所以程介明说中国“教书教得好的教师不少”,他“听过无数的课,但绝少看到教师类似西方教学由师生共同塑造一堂课的”。他列举了两个典型的例证,一个是在北京一所著名小学中校教育界推崇的好的教学法的课堂另一次在浙江的一个复式班的语文教学也是“教师安排得很严密,可能太严密了学生似乎没有了自己去思考、探索的余地”。更可怕的是,“这种情形已经变成了一种传统,一种文化,仿佛教师有责任安排好一堂课的一分一秒。学生也习以为常地觉得应该跟着教师就是了”,正是这种文化传统压抑了学生本能的创造精神,毁灭了学生自主探索的意识。

中国“教师的课堂表现是极受重视的。而且有—种潜在的观念,觉得在教学过程中,关键在于教”。于是各地教改将教师的公开教学作为重头戏,使公开教学演变为表演教学,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学生的具体实际需求。与此相对比,“美国近年流行所谓开放式课堂(Open CLassroom)。广义的开放式课堂,是教师完全采取开放态度,由当时当地学生的需求去塑造自己的每一课”。

2018-03-29T10:03:33+00:00March 1st, 2018|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