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與科學統一

科學與人文就存在來說是一個整體,是文明的林兩翼,斷其一翼或失其一翼,都不利於文明的整體進步。 “觀乎大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這“二觀”,賦予新時代的意義,就是科學與人文,它一方面要求人類認識和了解自然及其發展變化的規律,即認識科學規律;另一方面要求發揮人文素養的作用,以人文的意義來轉化天下,即發揚人文的精神。科學是求真的,科學教育有助於人們認識物質世界,沒有科學教育,科學難以發展,社會難以進步:人文是求善的,人文教育計重培養人文精神,沒有人文教育,就沒有靈魂,人類就找不到前進的方向。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說,就是“科學決定道路,人文決定方向”。

人們通常說,科學是一柄雙刃劍,它給人類帶來的好的可能和壞的可能都是無限的。提出“兩種文化”觀的C·P·斯諾在闡述兩種文化之間的關係時指出,科學技術具有兩面性——“行善和威懾”。在全部歷史中,它都給人類帶來了福和禍。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也指出:“科學對倫理來說,屬於中立的一種智力工作。所以,科學不斷發達究竟會帶來怎樣的結果,若用倫理上善惡的概念來說,就在於科學是被善用還是被惡用。科學所造成的各種惡果,不能用科學本身來根治。”美國教育家赫欽斯也說:“人類已發展到擁有摧毀整個世界,並脫離地球而進入太空的力量,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兩人成就。如果善加運用,人類可以進入一個光輝的新紀元,但如果用來幹蠢事,也可能導致異常的災難。”實際上,科學技術是價值中立的,它到底是給人類造福還是致禍,並不是由科學自身決定的,而是出入來決定的。

2016-03-20T15:14:21+00:00April 2nd,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