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艰难的选择权留结孩子是人本教育的关键之一

截取若干人就此做出的判断: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人是非特定化的开放性的存在(兰德曼);人是寻找人之“在”(海德格尔);人是符号的动物(卡西尔);人是理性的动物,人是社会政治的动物(亚里士多德),等等。依据不同的判断就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保障自主选择就需要保障不同个体自主选择不同假定作为自己判断的依据。
然而,每个人对自己的认识和选择都是十分艰难的,这才是人本教育远远难于一般培训的关键。正如雅斯贝斯所说:“人作为一个整体就像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一样,是不能成为探索的对象的。每当他被认识时,是他的某些外观被认识,而不是他本身。”当人们试图认识自己并做出选择时,或许都只能说出自己的许多特征,却无法说出自己的全部和关键,因而做出自主选择是极其艰难的,但又不能因为极其艰难就由教师或父母越俎代应。教师、父母或其他重要相关人可以为孩子认识自己和做出选择提供必要的帮助,但不能替孩子做决定。
把最艰难的选择权留给孩子是人本教育的关键之一,要相信人具有一种超越的本能,他能够有意识地支配自己的生命活动,并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实践打破生命本能和现实规定性的束缚与桎梏,生活在“应然”与“实然”的不断转换之中。人的这种特性是在他的先天遗传中带来的,不相信它就是不相信天性,就违背人本原则,人本教育就意味着让这种先天性获得后大的实现而成为人,在不断生成中成长为自己。

2017-12-07T16:33:00+00:00December 26th, 2017|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