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教育懈怠了对社会的文化和道德担承

教育作为人类社会中一直被视为高尚和纯洁的事业,其为古今中外的人们敬仰和尊重的主要原阅,就是它为社会提供和培育了文明、道德的资源和力量。一方面,在人类社会的早期,教育家们就将教育的核心或主旨确定为道德教育,从古希腊苏格拉底的“知识即美德”。到我国古代的“育”,“养子始做善也”。,都将道德教育作为教育的根本甚至唯一的目标和内容。而到了现代社会,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同家都把道德教育作为教育的重要内容,都把教学生成为高尚、道德、健全的人作为教育的根本方针。另一方面,古今中外的许许多多的教育家们,都对教育为社会的道德担承做过深刻的论述。比如: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康德就说过“人只有通过教育才能成(为道德的)人,(道德的)人完全是教育的结果”。德国、也是世界著名的教育家赫尔巴特也说过“道德普遍被认为是教育的最高目的则。法国著名的存在主义哲学家布贝尔说过:培副其实的教育,本质上就是品格教育”。我国著名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就认为,“大学不是学生们的养成资格之所,而是修养学生的健全人格之所”。陶行知先生所坚持和弘扬的教育信条则是“干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竺可桢先生在主政浙江大学期间,尤其反对大学生中存在的“谋生不谋道”的思想,强调大学必须改变那种“重理丁轻人文、重技术轻理论”的现象,强调培育学生的高尚人格为教育之本。

2017-05-25T11:53:06+00:00May 27th, 2017|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