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意象富有概括性和表現力

如余光中《尋李白》: “酒人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吐就半個盛唐\從開元到天寶.從洛陽到咸陽\冠蓋滿途車騎的囂鬧\不及千年後你的一首\水晶絕句輕扣我的額頭。”酒、劍、詩.它們是李白的生平,也是李白的性格。提著酒壺,挎著寶劍,李白縱橫在山水之間,築起了一座豪邁詩峰。這首詩突出這二個義有概括性和表現力的意象,可算是相當節省又含涉深廣的詩歌筆法。另如蔣捷《一剪梅·舟過吳江》:“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蔣捷用櫻桃和芭蕉這兩個他極愛的意象,非常有力地說明了時光如水的輕愁。

詩人通過意象抒發情感,其意象可以在情感的瀰漫下奔向多極,呈現交叉、重疊、多元,也可融合而奔向整一,構成一個整體的、令人回味無窮的藝術境界,在後者,也就構成了詩的意境。意境是情、理、形、神融合而成的一個引人想像的藝術世界,是由諸多意象融合而成的含蓄而又蘊藉的完整畫面。它是以少總多,能由物像到精神,從有形至無形,於有限見無限,達到狀難寫之景如在眼前,含不盡之意見於言表的效果。它是中國古代詩學一個重要的審美範疇。作家們不僅在詩歌創作中追求意境,而且有時在小說、散文、戲劇、影視文學的創作中也追求詩的意境。

2016-09-27T09:55:16+01:00October 7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