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遺傳”

按照恩格斯的認識圖式,人的發展分別是生物進化史和人類認識發展史的縮影。生物的進化,從原生物演變到人類,經歷了若干億年;胎兒在母體中隊受精卵發展到降生為人隻用了10個月的歷程。即母胎中的人的發展過程高度概括地重演了生物進化的歷史。另一個縮影是指人類文明發展史經歷了幾百萬年才從蒙昧狀態發展到文明時代.而一個人從出生時的一無所知到成為一個合格社會成員的智力發展歷史.隻不過20年左右,這一個人智力發展的進程也是高度概括地復演了人類認識發展的歷史。
人所以能用10個月的時間重演生物進化的漫長歷史.這是人所以為萬物之靈的根本所在。人的認識所以能用20年左右的時間重演人類文明的漫長歷史.這是因為人有教育這個傳遞社會經驗的獨特形式。
人類在長期的社會實踐中,創造了兩種財富:以物質形態表現出來的物質文化.即人的智力的物化或“對象化”和以語言文字形態記載下來的精神文化。這兩種社會財富所以能得以保存,並世代相傳地繼續發展下去.不是靠人的生物遺傳實現的,而是靠教育將這些人類認識的成果傳遞給新的一代實現的.這就是所謂的社會“遺傳”。實現這種社會“遺傳”的方式很多.但最基本、最有效的方式是教育。今天,各種先進的印刷技術、復印技術的發明與廣播、電視、錄音、電子計算機等各種現代化傳播手段的出現.為知識的傳遞提供了極為廣泛的通道。但是,教育作為人類傳遞知識的一種最基本形式,並未喪失其職能價值。這是因為。無論在使用竹簡布帛的古代,還是在書籍、音像廣泛流行的今天.人們最初對知識的獲得仍然要通過教育去進行。

2016-12-29T17:30:42+00:00January 6th, 2017|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