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从国家包办到多元主体

受国家主义教育观影响,中国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包办教育的体制,或称之为“集中统一的计划体制”,撤销私立学校,统一招生,给学生生活待遇,包分配,统一发毕业证和学位证。这一体制建立几年后

就遇到严重的供求矛盾,不得不寻求“两条腿走路”的政策变通,其间“改革”不断,依然难以解决这一体制

问题,难以有效满足需求,难以充分调动各方面发展教育的积极性,难以在规模、结构、质量、效益等方面实现可持续发展。摆在中国人面前的教育体制选锋简而言之就是要大锅饭还是自助餐,保留大锅饭就难

以消除长期以来的自主权饥渴,就不能满足多样性诉求,就不能在政治与教育之间划分出明晰的边界,也

就难以实现依法治教和管办评分离。教育体制建立的原理性基础是:人的先天多样性与社会需要多样性是一致的,教育体制建立需要走出单一性困境,顺应并发展人的多样性,需要办学主体多元化,弥合已经断裂的学校管理责任链,实化多样性办学主体的有限责任制度。

通常的教育是由人类文化、政府、社会、学校、学生等要素构成的一个均衡运行的系统。系统中的每一要素依据其自身及整个系统当时的情况而发挥着特定的作用。

2018-01-02T16:36:48+00:00 January 3rd, 2018|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