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的開頭結尾要有魅力

開頭和結尾由於在文章中佔據著顯赫、重要的位置,有著特殊的功用,所以歷來被作家所重視。元人喬夢符有“鳳頭·豬肚·豹尾”之說,明代謝棒在《四擯詩話》中指出:“起句當如爆竹,驟響易徹,結句當如撞鐘,清音有系”。這些都強調了開頭、結尾在文章結構中的地位。高爾基說:“最困難的是開始,就是第一句話,如同在音樂上一樣.全曲的音調都是它給與的.平常得好久的去尋找它。”“這的確是深知寫作奧秘和甘苦的經驗之談。

開頭的具體寫法是靈活多樣、富於變化的,歸結起來,不外兩種類型:

一是“開門見山”的寫法。或是“落筆入題”,一開頭就說明寫作緣由,提出全文的中心論點;或是“言歸正傳”,迅速展開故事;或是“單刀直人”,直接挑明論敵謬說。總之,一開始就接觸文章的中心內容,吉簡筆快。

二是“曲徑通幽”的寫法。根據寫作目的,首先運用一些文字,描寫環境以引出入物和故事;或抒發感情以渲染氣氛;或先敘委婉故事以引出深刻道理;或借詩詞語諺以作敘事的開端。總之,這種寫法是由遠及近,娓妮道來,使讀者不知不覺地進入作品的思想境界,或自然而然地被文章的思想觀點所吸引。

義章外頭最容易犯的毛病是:堆砌辭藻,戴大帽,或離題萬里,言不及義。

結尾利外頭一樣重要。寫好結尾,實非易事。契河夫曾在《給阿·謝沃波的信》中很有感慨地說:“我有—·個有趣的……題材,不過還沒有把結局想出來,誰……發明丁新的結局,誰就開闢了新紀元。”由此可見結尾的重要和安排的艱難。

結尾的常見寫法有廠是總結全文,加強總的觀點、點明題旨,如《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松樹的風格)等。二是深刻含蓄,出入意料,使人回味無窮.如喬典運的《滿票》、毛澤東的《別了,司徒雷登》等。

結尾最常見的毛病—是草草收兵,虎頭蛇尾;二是拖泥帶水.畫蛇添足。

2015-09-14T15:05:35+01:00October 9th, 2015|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