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包揽教育的限制与问题

认真研究60多年来政府包办教育的历史,不难发现它的严重缺陷。计划和政府包揽教育的基本假定是政府和计划当局全知全能。中外大量实践证明这一假定是难以兑现的,在物质生产领域是如此的,在人才培养领域中更是如此,不遵从人的天性,计划出不了大师,只会扼杀人才。因为娶了一位华人妻子而乐于研究中国文化的里子刻(Metzger)称这种包办社会经济生活的体制为“无约制的政治中心”(inhibIited Politicalcentre)、“全能主义”。数十年国家包办教育的历史说明,这一体制既不能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也很难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更难以满足不同人对教育发展的需要。任何政府都是有限的政府,应确立在有限、有效的前提下为满足每个社会个体的教育需求而设计教育的政策体系。

1949—1965年,中国的教育体制总体特征可描述为“在计划经济体制的客观要求和苏联模式影响的双重作用下……办学体制上的单一性和管理上的同一性与计划性。虽然在历史的过程中也有过不同思考乃至具体实践,但在整体上是中央政府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教育实行着比较集中统一的管理”。国家包揽教育造成诸多问题。

2018-03-29T10:00:09+01:00January 23rd, 2018|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