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創造的特殊性

詩歌的情感抒發需要藉助於形象,但詩歌創造形像有其特殊性。一般情況下,它不會對事物作詳細、具體的描寫,也不會對事物過程作一——鋪敘,它只是抓住最便於抒情的事物,以抒發自己的感情。它對事物的描寫.往往是寫意性的,通過“意象”的創造來構築自己的形象體系。所謂“意象”,它不是純客觀的描摹,而是詩人主觀情態作用於客觀物象,並在融合轉化中生成的具有特定情感內容的藝術形象,它足“客觀物象”與“主觀情感”的有機統一。 “意象”是詩歌形象構成的重要元素,一首詩可以有一個單一的意象,也可以有多個意象組成的複合意象。詩人創造意像有兩種類型:一是以心寫物.一是緣心造物。所謂“以心寫物”,它直接緣於作者的感官印象,是對生活場景的詩意刻畫。例如杜甫的《絕句》:“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融泥雙燕子,/沙暖睡鴛鴦。”這首詩一句一個意象,四個意象組成了初春美麗的圖畫,表現了詩人面對一派春光的喜悅心情,其意象與客觀事物有著某種對應。所謂“緣心造物”,其意像不是來自現實的生活場景,而是由詩人主觀想像的。例如舒嬸的《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中的句子:“我是你簇新的理想,/從神話的蛛網裡掙脫;/我是你雪被下古蓮的胚芽;/我是你掛著眼淚的笑窩;/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線;/是誹紅的黎明/正在噴薄!/——祖國啊!”這些詩句的意象,難以在現實生活中找到,詩人根據情感抒發的需要,在乎日積澱的感官印象基礎上,通過大膽的創造性想像,將其整合為新穎獨到的“意象”。這些“意象”雖然離生活實景較遠,但依然是詩人主觀情感的真實表達。

2016-09-27T09:53:14+00:00October 6th, 2016|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