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开始对“包分配”的单一分配制度做了些调整。

《指示》提出:对于不能升学的学生,除开华侨子女内国家负责适当安置,工农速成中学的学生原则上应该由原单位或人事部门安置外,基本的方法是动员说服(绝不能强制)他们到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和在家自学等待就业或升学。各级党委和政府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指示,采取了各种措施,对中小学毕业生做了妥善安排。”

20世纪80年代,中国出现越来越多的待业青年。同时出现越来越多的“个体户”,包分配的缺口很快就被打开,先是不包分配的职业高中开了先锋。面对不包分配工资相对较高的合同工与包分配工资不高的“铁饭碗”,不问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其社会效应就是“包分配”再也不能包打天下了,这种观念从职高很快迁移到大学毕业生中,出现了一些不到分配工作单位上班而自谋一个自认为更好的岗位的现象。更有一些人为了找一个好一点的单位而走后门,于是衍生腐败,分配失去了“计划”的权威性。1983年后,开始对“包分配”的单一分配制度做了些调整,通过多种形式、多种途径,逐步实现由国家分配向社会就业方向转变,使学校与社会用人单位、毕业生与用人单位直接联系。

2018-01-02T16:44:33+01:00January 16th, 2018|Articles|